中国男足首次闯进世界杯决赛圈
来源:郑州昊舜照明科技有限公司    时间: 2018-10-12 09:30   点击:    作者:admin
正式开启军训之旅。最近几天,球队在北体大的主要任务,是进行身体机能和身体素质测试。而在近日,围绕国家集训队的新闻层出不穷,各方评论也是五花八门 中国足球的悲哀在于你们这些专业人士搞了这么多年,也没弄明白,荒诞在于那现在不如试试我们外行人的搞

        正式开启军训之旅。最近几天,球队在北体大的主要任务,是进行身体机能和身体素质测试。而在近日,围绕国家集训队的新闻层出不穷,各方评论也是五花八门……
 中国足球的悲哀在于“你们这些专业人士搞了这么多年,也没弄明白”,荒诞在于“那现在不如试试我们外行人的搞法”,无奈在于“我们即使也弄不好,总不会比现在差到哪里去”,白痴在于“老兄,你想的这个主意五十年前就有人做过了,事实证明是行不通的”。
昨天,U25国足训练营在北京体育大学开营。尽管外界对于这种模式有着强烈质疑,但改弦更张的可能性几乎没有,现在需要给出的是在集训营基础上的建设性建议。
  沈祥福执掌U25国足,有一点是肯定的,他在长期集训方面有着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老沈2003年至2004年执教81级国奥队时,国家体育总局、中国足协就曾有过类似的要求,称之为“三从一大”,即“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大运动量训练”,中国国奥队备战奥预赛阶段每天跑万米。抛开那届国奥队最终折戟沉沙不论,仅从这种训练模式有哪些地方是成功的,有哪些地方是要加以改进的业务角度来说,老沈最清楚不过,放眼现今的中国足坛,还真找不出具备此条件的第二人。所以,有关方面对老沈的训练计划、内容和手法要给予足够信任,行政指令能没有最好没有,如果必须有也要降到最低程度,这也是让专业人干专业事的体现。
  军训在中国足坛已发生过两次,算这次是第三次。2007年10月,85级国奥队为了增强荣誉感和战斗力,进行过为期5天集训。2017年底,中国队备战南非世界杯,也曾在广州军区进行过短期军训。时任中国足协副主席南勇检验军训成果时说:“希望我们能延续和发扬军训成果,建设一支精神面貌良好、意志品质作风过硬、团结拼搏的团队。”但事与愿违,国奥军训期间曝出某队员顶撞教官,问教官“是否找过小姐”的“玩笑门”,而中国队在20强赛中也没有展现出过硬的作风,早早被淘汰。
  军训不是不可以搞,但上述这种短期的、突击式的军训对于帮助球员进步的作用究竟有多大值得思考,否则,就容易流于形式,传为笑谈,不如不搞。中国足球的整体精神面貌为人诟病,球迷对拿着天价薪酬却出工不出力的现象深恶痛绝,如何把军训成果转化为日常教育的必修科目,建立为国争光思想教育长效机制,这是一个重大课题,值得有关方面投入精力去研究,搞出成果。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U25国足集训营是新生事物,很有可能成为中国足球国字号队伍改革的试验田,现在就给它下个结论还为时尚早,可以先行先试,即便不成功也不必大惊小怪,因为我们确实不知道具有中国特色的足球之路应该怎么走,摸着石头过河吧!
  违反FIFA规定,
  还在重复17年前的错误
  17年前的那个夜晚,五星红旗点亮了沈阳的夜空,中国球迷积攒了44年的压抑情绪,如同火山一般爆发出来,中国男足首次闯进世界杯决赛圈,开创了历史的新篇章。
  当时,很多人都把那次出线当成中国足球崛起的新起点。然而,17年后,当我们重新审视那段历史时,才发现那个夜晚更像是一个黄金年代的谢幕。世界杯出线的狂欢,并不能掩盖某些荒唐的历史时刻,譬如升降级制度的取消,短暂的饮鸩止渴过后,却留给中国足球相当惨痛的教训。如今,中国足协又干了一件大事,近日推出的“国家集训队”计划,让人一下子感觉倒退至17年前。
  一切还得从2001年说起。当时,中国足协抛出了一项惊世骇俗的联赛新政——取消升降级制度。足协此举意图一目了然,2002年日韩世界杯的巨大诱惑,实现几代人的梦想,让足协不惜触碰职业足球的底线,对联赛进行一次彻底的革命。取消升降级制度后,俱乐部对国脚们一律绿灯放行,国脚们能够安心备战,国家队战斗力必然得到提升。中国足协的这一次豪赌,为中国足球换得了一次出线的机会。然而,在短暂的世界杯之旅之后,两年取消升降级的弊端逐渐显露出来:联赛失去竞争力,各俱乐部投入锐减,球市陷入一片低迷,假球、默契球横行,当时更是爆发出令人震惊的“甲B五鼠”案,中国足球联赛陷入一片混乱当中。时隔多年之后,郝海东如此回忆当时情景:“打完世界杯,得到的是一片谩骂的声音,整个联赛开始陷入最混乱的时候。”李玮锋更是直言,取消升降级对中国联赛造成毁灭性打击。
  整整17年过去了,当年代表国足征战2002年世界杯的球员们,不少人已经转型投入到中国足球的管理岗位,前几天,足协官宣肇俊哲、杨晨、邵佳一、孙继海等人出任国字号相关职务,让人看到足协“专业人干专业事”的可喜变化。
  然而,当备战2022年世界杯的任务来临时,一份略显突兀的国家队集训名单横空出世,让昔日的一幕正在重复上演。国际足联条令上白纸黑字明确写着“除却国际比赛日,国字号球队不得强制征调俱乐部队员”的规定,但在足协“改革”的华丽外衣下,这一国际规定显得苍白而无力;足协声称得到各家俱乐部的理解和支持,背后又有多少是敢怒却不敢言呢?所谓“专业人干专业事”,但领导决策层面如果是荒谬的,这样的人事安排又有什么意义呢?
  17年前,在取消升降级制度出台后,业内上下一片哀嚎;17年后的今天,足协集训名单的出炉,同样遭到众多媒体的口诛笔伐。这次的新政将给中国足球带来什么深远的影响,恐怕还得等到数年之后,我们才能真正知晓和懂得反思。
  如何补偿俱乐部?历史教训不少了
  “弃联赛保集训”的做法确实值得商榷,尤其长达88天的集训效果究竟如何还是未知数。
  在这些人里,不少人肯定是2022年世界杯时的核心力量,近三个月,他们如此长时间在国家集训队,会不会不如在俱乐部中跟着外援们一起训练,进步更快,这对球员们会不会是一种损失?并且,在联赛进入到收官阶段时,这一做法无疑会对中超、中甲等各级球队产生了巨大影响。
  这些人即使不凭借U23政策,也会在球队中获得一个主力或主力轮换的名额,这次他们入选了国家队集训大名单,他们的薪水怎么计算?如何支付?再让俱乐部掏钱,显然有些不近人情,而如果是国家队进行补贴,又该补贴多少呢?
  10年前为了在北京奥运会上“争取最好成绩(四强)”,中国足协险些“暂停联赛”,最终国奥队2007年各段集训时间相加长达4个月之久,再算上2008年奥运会之前的集训,国奥队成建制集训时间超过半年,海外拉练足迹也跨越了欧洲、非洲,由于主教练塞尔维亚人杜伊对球队的掌控能力糟糕,球队实力在长期集训过程中并未得到增长。
  抛开长期集训的经济成本和热身赛成绩暂且不论,到2008年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奥运会小组赛前一个月,中国足协用资深本土教练殷铁生替下杜伊,但这批彼此间无比熟悉的“85精英”3场小组赛1平2负惨遭淘汰,董方卓只在对阵新西兰时为中国足球打入奥运决赛圈第一个进球。
  “举国体制”可以协调的资源优势,一直是中国竞技体育长期占据各项综合性运动会金牌榜第一集团的有力保障,但对于已经形成职业体系和商业产业链的足球而言,中国足球有足够多的经验可以借鉴,即便在东亚范围内,日、韩两国的足球成长轨迹也值得不同程度被效仿。
  搞长期集训实则与“足改精神”相抵
  联赛进行期间的长期集训是对俱乐部的不尊重。对于职业俱乐部而言,球员无疑是他们的最大资产。以如今中国足坛的球员市价,这55名被训练营征召的球员,少则价值上千万,多则可达上亿,足协这一纸集训通知就是一张价值数十亿人民币的征调函。
  俱乐部斥重金签约球员并支付高额薪水,为的是在联赛中为球迷打出高水平的精彩比赛,以期实现最大的市场价值。而作为行业管理者的中国足协却在没有国家队比赛日任务的情况下,仅仅为了集训就抽调如此巨额资产离开职业联赛。
  其实从单纯的长期集训角度,三个月的集训本身并非难以实现——一般职业俱乐部每年联赛11月结束到3月份开赛,有五个月间歇、四个月的集训期。但这样的长期集训是在完成赛季任务,完成联赛、杯赛征程的前提下进行的。
  在国务院发布的《中国足球发展改革总体方案》中,有这样一句话格外醒目:“尤其要注重职业联赛等赛事有机衔接,实现竞赛结构科学化。”
  什么是结构科学化?举个例子,2004年是中超元年,那个赛季的中超第一轮竟然是5月16日开赛的,是因为当年国奥队打奥运会预选赛,比赛直到当年5月12日才结束,四天后中超开幕,虽然国奥队没能出线,但是队员都回到了中超联赛,还照顾到了奥运会预选赛,比赛和长期集训分开,这至少还算“科学”。
  如果要抽调俱乐部球员长期集训,必须以尊重俱乐部投入为前提。联赛期间的长期集训使得球员无法为俱乐部创造价值,也让各俱乐部受到了经济损失,中国足协应当给予相应数额的“补偿费”用以“租借”这55名球员——假使各俱乐部表示支持,高昂的的“租借”费用甚至可以给你打个7.8折。人可以带走,钱可以少给,但,不能抢。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足协从十一二岁开始在秦皇岛足校自己培养一批“国家集训队球员”,过七八年如果觉得长期集训不打比赛后水平反而更加提高了,那也是极好。
  联赛进行期间的长期集训同样也是对球迷的不尊重。从市场角度,球迷支持俱乐部,成为俱乐部拥趸,为的是在俱乐部赛事中观看自己的球队、自己心仪的球员在场上竞技,球迷需要从俱乐部赛事中感受文化,得到尊重。55名球员背后是数量庞大的球迷群体,而当他们因训练营的征调而非伤停缺席联赛、杯赛,谁来承担球迷的损失?谁来顾及球迷的感受?
  市场足球,“得球迷者得天下”,职业足球每一分钱的追根溯源都来自球迷。如果没有球迷,每场联赛只能吸引百余人的亲友团,这样的中超联赛不可能拿到中国平安一个亿的冠名费,也不可能拿到体奥动力的天价转播费,更不会有PP体育视频版权的点击率收入。
  足球市场核心是球员,球员在哪里创造价值呢,是在职业赛场。西班牙国王杯赛场,低级别球队主场对阵皇马、巴萨,更希望对手能全主力出征,梅西、莫德里奇的出场自然会让他们本就微乎其微的晋级希望更小一分,但相伴而来的是爆满的主场票房;C罗加盟尤文,不仅创造了天价的球衣销售额,更大幅提升激活了意甲赛场的关注度。这,就是职业球员的价值。 珊瑚宫殿杯”2018年海南省首届U40足球赛将于10月13日开幕。为打好该项比赛,10月9日下午,儋州U40足球与儋州公安足球队在南大附中市一中进行了一场热身赛。
  据了解,“珊瑚宫殿杯”2018年海南省首届U40足球赛共有20个队伍参加,分成四个组每组5支代表队。参赛的球员年龄在40岁以上(1978年12月31日前出生),每支参赛队可报两个38岁以上(1980 年12月31日前出生)队员,每场比赛只能同时有一名队员在场上参赛。比赛将于10月13日至11月25日,逢周末在海南裕东足球基地进行,小组赛40场,淘汰赛8场,共48场比赛。
  海南省U40足球杯赛为年度赛事,由海南岁月明星足球俱乐部与海南德能足球俱乐部共同主办,海南省足球协会为指导单位。 中國足協在北京隆重舉行“人民足球”啟動儀式。國家體育總局局長助理、中國足協黨委書記杜兆才領銜中國足協多位高管以及來自國家體育總局體育經濟司、全國總工會、團中央、全國婦聯、國務院足球改革發展部際聯席會議辦公室等有關部門的負責人出席了儀式。
  “人民足球”由中國足協發起,由各類社會足球賽事及相關活動的組織機構組成,旨在通過吸引願意參與社會足球發展的機構、企業共同推動社會足球發展。
  彭偉國等6家社會賽事機構的負責人與中國足協共同簽署了10條《人民足球公約》。傳承體育賽事管理(廣州)有限公司作為廣東地區的唯一代表,被納入人民足球聯盟后,未來將負責把現行的老甲A賽事升級運營,由甲A、甲B名宿加上中超、中甲退役球員組成全新的“中國傳承足球聯賽”。?据Ticketgum的调查,大约有60%的足球粉丝宁愿游玩《FIFA 19》或是《实况足球2019》而非观看一场真实的比赛。
  ??据Ticketgum,调查来自于英国全国俱乐部中1284个参与者。考虑到足球是英国最流行的运动,这项调查结果还是蛮令人震惊的。
  ??13%的粉丝认为电子游戏中的比赛要比现实中的比赛更加令人难以预测,而且更具有竞技性。有78%的粉丝不想在电子游戏中操作他们的主要竞争对手。
  ??可以看到电子游戏正在慢慢地取代真实体育运动。这也是一个现实问题,因为很多父母都在抱怨自己的孩子不怎么出门。印度队将在本周六迎来和中国队的热身赛,在接受采访时,印度主力后卫科塔尔以及主教练史蒂芬-康斯坦丁都直言中国队实力强大,但会争取拿出最好的表现。
  这是印度队首次来到中国挑战中国队,此前印度在17次和中国队交锋中无一胜绩,两队最后一次相遇是在1997年的尼赫鲁杯。印度足协方面表示,如今的苏州温度比较适合踢比赛,希望这一次印度队能够有更好的表现。
  印度队主力后卫科塔尔表示:“我们在对阵中国队时,后卫将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在练习赛中相互沟通,我们必须在周六比赛中拿出最佳状态才行。在参加阿联酋亚洲杯前,我们需要和更强大的球队进行比赛,这样才能增加实战演练,我们迫不及待要在中国球迷的面前表演了。”
  在谈到自己没有参加印度上一次和吉尔吉斯的比赛时,科塔尔表示:“对我来说,这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客场比赛总是有更高的要求,这一次我将100%拼尽全力。”
  印度队主教练史蒂芬-康斯坦丁表示:“显而易见,中国是实力更强的球队,他们能踢出一些漂亮的足球。与中国的比赛能够让我们获得一些启示,以便知道未来如何去改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