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进程无法令人满意
来源:郑州昊舜照明科技有限公司    时间: 2018-11-23 15:05   点击:    作者:admin
大部分人的直观感受是,足协重签合同之举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 那么,足协为何急于推出这一规定?相关人士解释,国内球员与其身价极不相符的高薪合同是控制俱乐部成本的最大障碍,很多人都签了四五年,等合同期

   大部分人的直观感受是,足协重签合同之举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
  那么,足协为何急于推出这一规定?相关人士解释,国内球员与其身价极不相符的高薪合同是控制俱乐部成本的最大障碍,很多人都签了四五年,等合同期满再执行限薪有足协的时间表中已然太迟。而对于俱乐部来说,体育总局和中国足协实施限薪势在必行,甚至可以理解为合同法中规定达到解除合同条件的“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绝大部分国内球员都会以大局为重,自愿重签,这样也就不存在违法的问题。因此,在最后正式出台的《中国足球协会职业俱乐部财务监管规程》中,加上自愿的表述,较为稳妥。假如在极端情况下,有个别国内球员不理解政策拒绝重签,意图提出申诉,其仲裁权也掌握在中国足协手里。
  在不强制的条件下,理论上,或许会有个别国内球员不愿与俱乐部重签合同,坚持要求执行原来的高薪合同,但这对于球员来说未必是明智的选择,就算俱乐部同意或者仲裁胜诉,也很难得到合同中的薪水和奖金等高收入,最大的可能是被俱乐部雪藏,其足球生涯或许也基本上告终了。因此,国内球员是否选择自愿重签合同,其利弊自己心中应当相当清楚。
  ?中国足协近两年推出一系列新政时,曾遇到外界一些批评,例如与俱乐部协商不充分,甚至连足协执委都不知情,等等,鉴于此,这次推出一揽子财务监管规程,中国足协强调,将经各俱乐部充分讨论,对各指标达成一致后,再经中国足协执委会审议通过后执行相关指标。 足球行业属于特殊行业,职业足球球员与俱乐部之间属于特殊的劳动关系,根据特殊优于一般的原则,双方之间纠纷解决方式应适用体育法规定,而不适用劳动合同法和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规定。《中国足球协会章程》规定:除本章程和国际足联另有规定外,本会及本会管辖范围内的足球组织和足球从业人员不将任何争议诉诸法院。所有争议应提交本会或国际足联的有关机构。争议各方或争议事项属于本会管辖范围内的为国内争议,本会有管辖权。其他争议为国际争议,国际足联有管辖权。而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的处理结果为最终结果。这一点也得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的支持。之所以重签合同不包括外援,就是因为,其争议由国际足联管辖。
  当然,从原则上讲,国内球员将合同争议提交到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并不意味着一定会败诉。毕竟,《中国足球协会章程》也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国际足球联合会章程》以及《亚洲足球联合会章程》的有关规定制定,也强调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而《中国足球协会仲裁委员会仲裁工作规则》也规定:仲裁委员会独立审理案件。仲裁庭应当根据事实,依照法律规定和行业规定,参照国际惯例,并遵循公平、公正原则作出裁决。其实,如果球员上诉,最大的问题或许并非仲裁是否公平公正,而是一旦提交仲裁就可能意味着与俱乐部公开决裂,其未来的足球生涯前景可想而知。索里亚诺和阿兰两人在中超合力打进了62球,即使年龄有所增加,但进球效率跟在萨尔茨堡红牛时期相差不大。索里亚诺被曝出和沙特豪门阿尔希拉尔达成协议,而阿兰则是被曝和土超豪门贝西克塔斯签署一份协议,两人在冬窗时候会正式加盟各自绯闻的新东家。
  索里亚诺和阿兰在中超踢球期间,都是兢兢业业和勤勤恳恳的外援,专注于比赛,再加上进球效率都不低,而现在广州恒大和北京国安两队都没有想续约的迹象,两大神锋自由身离开的话,无疑是中国足球的损失!距离国足战平巴勒斯坦将近24小时,而赛前中国足协限薪政策的披露,依然被广泛讨论。这一记包含“限制注资、薪资和监管”的组合拳,无疑将给躁动已久的国内足坛带来一丝凉意。
  一个月前,新华社曾播发消息称:“中国足协正在研究制定2019赛季职业联赛改革和综合治理方案。其中一项重大改革是将研究实施俱乐部投入限额、球员工资限额和转会费限额政策。”给国内足坛即将面临的“暴风骤雨”埋下了伏笔。
  如今,《中国足球协会职业俱乐部财务监管规程》(以下简称《规程》)即将推出的消息再度引发广泛关注。据悉,足协将通过“注资帽”“薪酬帽”“奖金帽”“转会帽”等一系列措施,给中国足坛的“金元足球”来一个急刹车。
  凭借此前的豪购,中超曾经引起全世界的关注,俱乐部所展示的财力,让他们可以随意将海外的超级明星带到国内赛场。奥斯卡以6000万英镑投身上海上港,特维斯、胡尔克、维特塞尔等巨球员同样选择中超,联赛的观赏程度和吸引力如火箭升空的速度一般蹿升。
  就在中国足球乘着资本的“东风”,驶上快速发展的快车道时,男足在竞技层面却每况愈下。连续四次冲击世界杯失败,热身赛难求一胜,甚至在青年赛场也节节败退。总体而言,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进程无法令人满意,“头轻脚轻”的现象愈演愈烈。
  中国足坛的虚火从何而来?近年来,国内职业俱乐部之间为了竞争,大搞“军备”竞赛,投入巨额资金导致球员身价和工资虚高、外援天价转会费、签署“阴阳合同”、逃避税款等一系列令人错愕的情况出现,加剧了中国职业联赛市场的“泡沫”。
  外援是否需要限制?年轻球员是否应该确保出场时间?是否应该限薪等问题上,中国足协试图在“让市场说了算”与 大包大揽、事无巨细的“管控”两种模式之间,找到一种平衡模式,让中国足球的职业化进程更趋理性、步伐更稳健。
  此次《规程》的发布可以说是恰逢其时。上述联赛乱象的产生,归根结底与各家俱乐部投资方“无节制”的投入有关。根据规程,将设置俱乐部投资人注资限额(注资帽)。2019年中超、中甲、中乙俱乐部投资人的注资额同步下降,并在2020和2021赛季持续降低,使俱乐部投资回归合理水平。
  尽管文件中没有对所谓“合理水平”给出明确的指标,但中国足协作为监管部门,彻底从源头根治国内足球虚火的决心不言而喻。让国内职业联赛从“玩不起”到“留得住”,并最终回归到良性竞争的发展模式, 2018联赛结束后,中国足协控制俱乐部成本的动作加快进行,目前已明确的是,2019赛季正式推行《中国足球协会职业俱乐部财务监管规程》,并配套推出2019-2021年职业俱乐部财务监管指标,包括“注资帽”、“薪酬帽”、“奖金帽”和“转会帽”等。其中,“新赛季所有国内球员重新签订合同”的表述引起了外界的极大关注,如此急迫如此决绝的重签合同条款,是强制还是自愿,不签能否申诉,会不会受到什么处罚?这一切都有待厘清。
  废止球员合同不违法?媒体:足球是特殊行业 合同都归足协管,财务监管四大帽,其一是注资帽,就是设置俱乐部投资人注资限额。薪酬帽指的是,设置球员薪酬限额。奖金帽指的是,设置单场奖金限额。转会帽指的是,设置球员转会限额。虽然大部分规程和指标并未明确,但薪酬帽中的一项规定已提前曝光:“设置中超、中甲、中乙俱乐部薪酬总额占总支出的比例限额。2019赛季所有国内球员重新签订劳动合同,薪酬待遇按税前金额及新的标准重新签订。”
  足协的减负初衷是好的,据悉目前已不堪重负的各职业俱乐部绝大部分也乐见其成,但如此简单粗暴一刀切,也引起了众多质疑。按《中国足球协会注册管理规定》:职业球员与俱乐部之间的工作合同只可在合同期限届满或双方协商一致的情况下终止。大部分人的直观感受是,足协重签合同之举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
  那么,足协为何急于推出这一规定?相关人士解释,国内球员与其身价极不相符的高薪合同是控制俱乐部成本的最大障碍,很多人都签了四五年,等合同期满再执行限薪有足协的时间表中已然太迟。而对于俱乐部来说,体育总局和中国足协实施限薪势在必行,甚至可以理解为合同法中规定达到解除合同条件的“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绝大部分国内球员都会以大局为重,自愿重签,这样也就不存在违法的问题。因此,在最后正式出台的《中国足球协会职业俱乐部财务监管规程》中,加上自愿的表述,较为稳妥。假如在极端情况下,有个别国内球员不理解政策拒绝重签,意图提出申诉,其仲裁权也掌握在中国足协手里。
  因为,足球行业属于特殊行业,职业足球球员与俱乐部之间属于特殊的劳动关系,根据特殊优于一般的原则,双方之间纠纷解决方式应适用体育法规定,而不适用劳动合同法和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规定。《中国足球协会章程》规定:除本章程和国际足联另有规定外,本会及本会管辖范围内的足球组织和足球从业人员不将任何争议诉诸法院。所有争议应提交本会或国际足联的有关机构。争议各方或争议事项属于本会管辖范围内的为国内争议,本会有管辖权。其他争议为国际争议,国际足联有管辖权。而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的处理结果为最终结果。这一点也得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的支持。之所以重签合同不包括外援,就是因为,其争议由国际足联管辖。
  当然,从原则上讲,国内球员将合同争议提交到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并不意味着一定会败诉。毕竟,《中国足球协会章程》也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国际足球联合会章程》以及《亚洲足球联合会章程》的有关规定制定,也强调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而《中国足球协会仲裁委员会仲裁工作规则》也规定:仲裁委员会独立审理案件。仲裁庭应当根据事实,依照法律规定和行业规定,参照国际惯例,并遵循公平、公正原则作出裁决。其实,如果球员上诉,最大的问题或许并非仲裁是否公平公正,而是一旦提交仲裁就可能意味着与俱乐部公开决裂,其未来的足球生涯前景可想而知。
  在不强制的条件下,理论上,或许会有个别国内球员不愿与俱乐部重签合同,坚持要求执行原来的高薪合同,但这对于球员来说未必是明智的选择,就算俱乐部同意或者仲裁胜诉,也很难得到合同中的薪水和奖金等高收入,最大的可能是被俱乐部雪藏,其足球生涯或许也基本上告终了。因此,国内球员是否选择自愿重签合同,其利弊自己心中应当相当清楚。
  ?中国足协近两年推出一系列新政时,曾遇到外界一些批评,例如与俱乐部协商不充分,甚至连足协执委都不知情,等等,鉴于此,这次推出一揽子财务监管规程,中国足协强调,将经各俱乐部充分讨论,对各指标达成一致后,再经中国足协执委会审议通过后执行相关指标。
  其实,也有不少足球专业人士认为,表面上看,实行“财政公平”政策、设置“工资帽”可以降低中超各俱乐部的财务负担,但事实可能并非如此简单。足球减负至少应给予足够的缓冲时间和空间,方可实现联赛的平稳发展。据悉,2019赛季继续执行原有的引援调节费政策,这也是为了保持一定的稳定性。中超、中甲俱乐部引入外籍球员资金支出仍然不超过4500万元/人次,引入国内球员资金支出不超过2000万元/人次。对于2018赛季处于亏损状态的俱乐部将收取等额的引援调节费,处于盈利状态的俱乐部不需要缴纳引援调节费。那么,重签合同是否过激,关键还要看即将出台的正式文件如何定义。
  要扼制职业俱乐部存在的盲目投资、“天价转会费”和部分球员过高薪酬、签署“阴阳合同”、逃避税款及欠薪等情况,根据中国足球这些年的经验教训,大家公认的难点是监管。为此,中国足协将配套推出2019-2021年职业俱乐部财务监管指标,其中的重点是,统一俱乐部财务记账规则,聘请第三方对俱乐部进行统一财务审查,并公开基本财务数据,还将联合国家税务总局等部门予以监督查处合同执行中的违规情况。
  在中国足协以往的限薪中,由于数字过于不切实际,俱乐部方面并不太配合,所以阴阳合同盛行,相比之前,现在绝大部分俱乐部确实不堪重负,都已有了玩不起的感觉,因而顺水推舟加以配合的积极性也大为提高,不过,也不排除个别俱乐部为了挖人而钻漏洞的可能。虽然中超联赛已经结束快要两周时间了,但关于转会传闻才刚刚进入到热闹期。昨日下午,下赛季亚冠联赛小组赛抽签结果出来,媒体和球迷对于中超BIG4的亚冠前景也都给予很大的关注度。中超球队踢好亚冠联赛,还得依靠外援的发挥,所以外援实力如何,也会直接决定走多远。
  由于上海上港高层表示下赛季球队调整阵容不大,所以四大外援会留队。山东鲁能很有可能会在塔尔德利这一点进行调整,北京国安和广州恒大也至少会调整一个外援名额,因为球队阵容升级的必要性。其中北京国安和广州恒大各有一名外援前锋合同即将到期,现在看来自由身转会成定局。
  首先北京国安方面,就是西班牙前锋索里亚诺。就在中超即将结束之前,据《elbalad》等沙特媒体报道称索里亚诺已经与沙特豪门阿尔希拉尔达成协议。当初北京国安花费总共1500万欧元引进索里亚诺,而索里亚诺效力球队两个赛季,中超出场31次打进了25球,进球效率很高。
  而索里亚诺在萨尔茨堡红牛的昔日队友,就是广州恒大的巴西前锋阿兰,也是合同即将到期。当时广州恒大花费1110万欧元引进了阿兰,现在4个赛季过去了,阿兰在中超出场66次打进37球,进球效率也不低。本赛季由于被中国足协禁赛8场,再加上塔利斯卡和保利尼奥的到来,阿兰的出场次数受到影响。索里亚诺和阿兰两人在中超合力打进了62球,即使年龄有所增加,但进球效率跟在萨尔茨堡红牛时期相差不大。索里亚诺被曝出和沙特豪门阿尔希拉尔达成协议,而阿兰则是被曝和土超豪门贝西克塔斯签署一份协议,两人在冬窗时候会正式加盟各自绯闻的新东家。
  索里亚诺和阿兰在中超踢球期间,都是兢兢业业和勤勤恳恳的外援,专注于比赛,再加上进球效率都不低,而现在广州恒大和北京国安两队都没有想续约的迹象,两大神锋自由身离开的话,无疑是中国足球的损失!距离国足战平巴勒斯坦将近24小时,而赛前中国足协限薪政策的披露,依然被广泛讨论。这一记包含“限制注资、薪资和监管”的组合拳,无疑将给躁动已久的国内足坛带来一丝凉意。
  一个月前,新华社曾播发消息称:“中国足协正在研究制定2019赛季职业联赛改革和综合治理方案。其中一项重大改革是将研究实施俱乐部投入限额、球员工资限额和转会费限额政策。”给国内足坛即将面临的“暴风骤雨”埋下了伏笔。
  如今,《中国足球协会职业俱乐部财务监管规程》(以下简称《规程》)即将推出的消息再度引发广泛关注。据悉,足协将通过“注资帽”“薪酬帽”“奖金帽”“转会帽”等一系列措施,给中国足坛的“金元足球”来一个急刹车。
  凭借此前的豪购,中超曾经引起全世界的关注,俱乐部所展示的财力,让他们可以随意将海外的超级明星带到国内赛场。奥斯卡以6000万英镑投身上海上港,特维斯、胡尔克、维特塞尔等巨球员同样选择中超,联赛的观赏程度和吸引力如火箭升空的速度一般蹿升。
  就在中国足球乘着资本的“东风”,驶上快速发展的快车道时,男足在竞技层面却每况愈下。连续四次冲击世界杯失败,热身赛难求一胜,甚至在青年赛场也节节败退。总体而言,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进程无法令人满意,“头轻脚轻”的现象愈演愈烈。
  中国足坛的虚火从何而来?近年来,国内职业俱乐部之间为了竞争,大搞“军备”竞赛,投入巨额资金导致球员身价和工资虚高、外援天价转会费、签署“阴阳合同”、逃避税款等一系列令人错愕的情况出现,加剧了中国职业联赛市场的“泡沫”。
  外援是否需要限制?年轻球员是否应该确保出场时间?是否应该限薪等问题上,中国足协试图在“让市场说了算”与 大包大揽、事无巨细的“管控”两种模式之间,找到一种平衡模式,让中国足球的职业化进程更趋理性、步伐更稳健。
  此次《规程》的发布可以说是恰逢其时。上述联赛乱象的产生,归根结底与各家俱乐部投资方“无节制”的投入有关。根据规程,将设置俱乐部投资人注资限额(注资帽)。2019年中超、中甲、中乙俱乐部投资人的注资额同步下降,并在2020和2021赛季持续降低,使俱乐部投资回归合理水平。
  尽管文件中没有对所谓“合理水平”给出明确的指标,但中国足协作为监管部门,彻底从源头根治国内足球虚火的决心不言而喻。让国内职业联赛从“玩不起”到“留得住”,并最终回归到良性竞争的发展模式, 2018联赛结束后,中国足协控制俱乐部成本的动作加快进行,目前已明确的是,2019赛季正式推行《中国足球协会职业俱乐部财务监管规程》,并配套推出2019-2021年职业俱乐部财务监管指标,包括“注资帽”、“薪酬帽”、“奖金帽”和“转会帽”等。其中,“新赛季所有国内球员重新签订合同”的表述引起了外界的极大关注,如此急迫如此决绝的重签合同条款,是强制还是自愿,不签能否申诉,会不会受到什么处罚?这一切都有待厘清。
  废止球员合同不违法?媒体:足球是特殊行业 合同都归足协管,财务监管四大帽,其一是注资帽,就是设置俱乐部投资人注资限额。薪酬帽指的是,设置球员薪酬限额。奖金帽指的是,设置单场奖金限额。转会帽指的是,设置球员转会限额。虽然大部分规程和指标并未明确,但薪酬帽中的一项规定已提前曝光:“设置中超、中甲、中乙俱乐部薪酬总额占总支出的比例限额。2019赛季所有国内球员重新签订劳动合同,薪酬待遇按税前金额及新的标准重新签订。”
  足协的减负初衷是好的,据悉目前已不堪重负的各职业俱乐部绝大部分也乐见其成,但如此简单粗暴一刀切,也引起了众多质疑。按《中国足球协会注册管理规定》:职业球员与俱乐部之间的工作合同只可在合同期限届满或双方协商一致的情况下终止。
  其实,也有不少足球专业人士认为,表面上看,实行“财政公平”政策、设置“工资帽”可以降低中超各俱乐部的财务负担,但事实可能并非如此简单。足球减负至少应给予足够的缓冲时间和空间,方可实现联赛的平稳发展。据悉,2019赛季继续执行原有的引援调节费政策,这也是为了保持一定的稳定性。中超、中甲俱乐部引入外籍球员资金支出仍然不超过4500万元/人次,引入国内球员资金支出不超过2000万元/人次。对于2018赛季处于亏损状态的俱乐部将收取等额的引援调节费,处于盈利状态的俱乐部不需要缴纳引援调节费。那么,重签合同是否过激,关键还要看即将出台的正式文件如何定义。
  要扼制职业俱乐部存在的盲目投资、“天价转会费”和部分球员过高薪酬、签署“阴阳合同”、逃避税款及欠薪等情况,根据中国足球这些年的经验教训,大家公认的难点是监管。为此,中国足协将配套推出2019-2021年职业俱乐部财务监管指标,其中的重点是,统一俱乐部财务记账规则,聘请第三方对俱乐部进行统一财务审查,并公开基本财务数据,还将联合国家税务总局等部门予以监督查处合同执行中的违规情况。
  在中国足协以往的限薪中,由于数字过于不切实际,俱乐部方面并不太配合,所以阴阳合同盛行,相比之前,现在绝大部分俱乐部确实不堪重负,都已有了玩不起的感觉,因而顺水推舟加以配合的积极性也大为提高,不过,也不排除个别俱乐部为了挖人而钻漏洞的可能。虽然中超联赛已经结束快要两周时间了,但关于转会传闻才刚刚进入到热闹期。昨日下午,下赛季亚冠联赛小组赛抽签结果出来,媒体和球迷对于中超BIG4的亚冠前景也都给予很大的关注度。中超球队踢好亚冠联赛,还得依靠外援的发挥,所以外援实力如何,也会直接决定走多远。
  由于上海上港高层表示下赛季球队调整阵容不大,所以四大外援会留队。山东鲁能很有可能会在塔尔德利这一点进行调整,北京国安和广州恒大也至少会调整一个外援名额,因为球队阵容升级的必要性。其中北京国安和广州恒大各有一名外援前锋合同即将到期,现在看来自由身转会成定局。
  首先北京国安方面,就是西班牙前锋索里亚诺。就在中超即将结束之前,据《elbalad》等沙特媒体报道称索里亚诺已经与沙特豪门阿尔希拉尔达成协议。当初北京国安花费总共1500万欧元引进索里亚诺,而索里亚诺效力球队两个赛季,中超出场31次打进了25球,进球效率很高。
  而索里亚诺在萨尔茨堡红牛的昔日队友,就是广州恒大的巴西前锋阿兰,也是合同即将到期。当时广州恒大花费1110万欧元引进了阿兰,现在4个赛季过去了,阿兰在中超出场66次打进37球,进球效率也不低。本赛季由于被中国足协禁赛8场,再加上塔利斯卡和保利尼奥的到来,阿兰的出场次数受到影响。